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我只想写你来抒发我。

仿佛听见了雨声。你知道我的日子过的多荒芜。我在睡意昏沉中想你,想你的笑,想你的紧张而不知所措,我以为我发出了和他一样的轻笑。世界因此温柔而安定。

那样简单的故事或许没有人会在意,我只是在那时幻想了那样的一个你,相似是因为你的存在早已生根发芽,磐石不移。

💦
在晃悠悠通往前路的火车上,走道上昏暗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我疑心他这时候还没睡,打了声招呼。

“小哥你还不睡?”

他却只是看了我一眼。

我挠挠头,心里暗骂这闷油瓶。

我本该识相离开,不去打扰闷油瓶思考人生和宇宙,却不知为什么留了下来。窗外一闪而过黑色的朦胧的山的轮廓,白日促于开口的话此刻却自然流出。

“小哥,谢谢你一直帮我……我们。我知道自己身手不好,很多事也摸不清头脑,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……幸好还有你和胖子……总之,以后你有什么事,你开口,我一定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我说完才觉得有些夸张,不禁老脸一红,也幸好天黑他看不见我局促的神情。

等我从那阵尴尬的情绪里平复过来,才发现他一双如夜色浓稠的眸子正直直的看着我。沉默。我简直怀疑自己身上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。正在胡思幻想,却听见一声叹息,很轻,很长,尾音弥散在微冷的空气里。我瞪大了眼睛,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看见我呆住,他啧了一声,挑眉看我。我才醒悟过来,讪讪地笑了笑。心里实在觉得古怪,就想打声招呼回去睡觉。话还没开口,一条手臂伸过来,我看见自己迎面撞上他的脸,心里正要哀叹,这下要毁容了,后颈却被勾住,脸就埋到了他肩上。

我一片空白,各种想法纷繁不休,难道明天就是世界末日,还是说小哥其实得了绝症……等等,难道,这个小哥是假的,是谁易容的?

“吴邪。”

似一声叹息,世界都安静了。

远处,黎明的光线渐渐升起,天要亮了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林深时见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