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我看着你说的话。我懂,但我不想应和什么。我不想自己被淹没。

我们是怎么走远的。这个问题似乎无解,但我却在此刻了然于心。我对你的话感到厌烦,那些说好的不变与存在,终是不敌时间。

你的无心之言,透露出某种不明的意味,我以为是敷衍。你不愿说的话,是不耐?我只能选择逃避,太多接触会暴露一些东西。小心翼翼维持表面的平静,不再联络,不再交谈,我们的世界摇摇欲坠。

我们可能都会习惯这种相处。毕竟我们的生活重叠减少,留下的痕迹也开始变浅,淡出。最好的不是你,是我们最大的分歧。或许也只是短期的倦怠,热情是微弱的火苗,要么熄灭,要么重燃。期待是后者。


评论

© 林深时见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