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一个人很安静,两个人就是喧嚣。

最好是默默的坐在一起,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,你不打扰我的沉思,我不破坏你的静默。你可以抬头看被树叶割碎得支离破碎的天空,我可以低头看脚下摇曳的斑驳叶影。

我们有各自的生活,有时候不想拿出来分享,也不必难过。

我们坐在一起,却像存在于两个世界,当我们交谈时,世界的壁垒就轰然倒塌。但不必如此,即便是两个世界,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就足够。

评论
热度(4)
  1. 滴水藏海林深时见鹿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林深时见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