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不记得是从哪里知道他的,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。喜欢得毫无负担,也很开心。

评论

© 深树云来鸟不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