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夜沉沉

我才发现,悲伤是没有办法互相理解的。

大家都在各说各话。同一个世界,竟可以容纳那么多喜怒哀乐。你静静地坐着,不想参与别人的话题和生活,却也希望有人能听你说说话,把你从深渊里拉上来。于是一瞬间阳光扑面直下。

但才发现悲伤是不相通的。言语所表达出来的理解和安慰并不能拯救你。你言辞模糊,她漫不经心。这本是平常的事情。于是你笑笑。终究有些东西是只属于一个人的。

如果真诚恳切的文字能打动你,那一定是很遥远的陌生人的声音。咫尺之遥的人反而很难打动你。或许说太熟悉反而忽略了你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吧。熟悉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陌生。于是不经意暴露了,便难以控制地惊慌失措,仿佛打破了某种平衡。只好缄口不言。

愿有人能听懂我的胡言乱语吧。

评论

© 深树云来鸟不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