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春风沉醉的日子

        吴邪,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忙里偷闲地想你。睡意昏沉时想你,课上发呆间隙想你,上楼梯时想你,风吹起头发时想你。阳光和煦,春风温柔,于是想你的心也一同安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少年时敢大声说出你的名字,现在却羞于启齿对你的喜欢。人的成长注定会失去一些东西,于喜欢你而言,或许就是那颗率直勇敢的心吧。像是一件隐秘的心事,可以悄悄对亲近的人透露些许,余下的便只可留给自己回味了。倏忽而过的一阵风,那些呢喃就消散在风里了。而喜欢你的心情,我想不必明说,你就能知晓。如果能站到你的面前,除了言语外其他一切都能告诉你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过去时常会想,如果能早点认识你就好了。你生命中曾有那么多波澜壮阔,我却一一错过。只能在事后遥遥眺望当时的风光。如果能陪你一起度过那些黑夜和痛苦就好了。而不是从你轻描淡写的字里行间暗暗猜测你当时的心情。但现在我却觉得,遇见你的时间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 太早我不知道能否一直维持对你的喜欢。会不会在漫长的时间里那些喜爱的心情就已经消耗殆尽。因为在最爱幻想的年纪遇见你,所以不免对你有太多太多的幻想。那些想象才是支撑我走到如今,依然能对你说喜欢的最大动力啊。太晚一切又已经结束,没有等待的心情,喜欢又是多么轻飘飘的誓言呢。只是一时情绪倾泻而下的产物,注定禁不起时间的考验。这样刚刚好。你一直在我的抒怀中生长。

        喜欢你的第六年。仿佛还能回想起当年初见的心情。不知道能一起走多久,承诺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适用。除了束缚,再无其他。我想只是这样单纯的喜欢,能陪你走到哪儿就算哪儿吧。只希望可以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
       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深树云来鸟不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