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人群恐惧症

  陷落在人群中有种窒息般的痛楚。
  生命就是离群索居,在一颗空旷辽远的星球上一个人种花,睡觉,看星星。偶然陷入人群,臂膀和腿缠绕成一个个囚笼 ,无处可逃。

你放任自己沉沦。思想浮沉在树梢,云巅,天之海。

漫不经心的风景。

你把世界紧紧攥在手中。

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刻。你知道前面未来清明,春暖花开。但你宁愿沉浸于此,像执着于无尽的奢望。你把心和灵魂分成两半,一半沉沦,一半冷眼旁观。

当你埋头流泪的时候,只有身体知道。泪水划过的轻柔的触感和浸湿后微凉的感觉,像是看着一朵花的绽放,静悄悄的,无人知道。这个世界大而无边,没有人会注视你微小的喜怒哀乐。

你渴望挣脱这一切。你竟不知极速前行的这一切里,稳固不变的是否值得怀念。

世界在我的抒怀中生长。

2017

新年快乐。
即便还是这么懒散颓废的我,也要加油了呀。

我只想写你来抒发我。

仿佛听见了雨声。你知道我的日子过的多荒芜。我在睡意昏沉中想你,想你的笑,想你的紧张而不知所措,我以为我发出了和他一样的轻笑。世界因此温柔而安定。

那样简单的故事或许没有人会在意,我只是在那时幻想了那样的一个你,相似是因为你的存在早已生根发芽,磐石不移。

💦
在晃悠悠通往前路的火车上,走道上昏暗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我疑心他这时候还没睡,打了声招呼。

“小哥你还不睡?”

他却只是看了我一眼。

我挠挠头,心里暗骂这闷油瓶。

我本该识相离开,不去打扰闷油瓶思考人生和宇宙,却不知为什么留了下来。窗外一闪而过黑色的朦胧的山的轮廓,白日促于开口的话此刻却自然流出...

草色新。

最美不过春花烂漫,可惜还是不及你。

生活那么长

我以为我已经经历了许多,以我有限的人生来看。但是生活那么长,你永远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那些烦恼与纠结,在真正的苦难面前,那么渺小而无力,它甚至细微的难以看见。我想要许下很多好的未来,但前提是我在。我真的害怕。


那些放纵欢乐的日子原来只是提前消费我余下时光的宁和平静。要用什么来止住眼眶溢出的泪水,要怎样鼓起勇气面对未知的明天,在说出对明天的许多许多琐碎而真切的期待之后。如果这只是我一个人的臆想,如果真的没有那么糟糕,我愿意用我之前所有空许的诺言一一兑现来支付我依然完好的明天。

1 / 2

© 林深时见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